难得的教材(1)——点评宋正海征集签名书
2006-12-10 19:30:24
  • 0
  • 18
  • 138

难得的教材(1)——点评宋正海征集签名书


赵南元


我在11月15日收到了《宋正海发征集签名书》为标题的邮件,甚觉荒唐,原想付之一笑了。近日看来这件荒唐事借着“人咬狗”的新闻性已经越炒越热了,引起了传媒和公众的关注。正如司马南所说:“这样的文章在将来的伪科学史上是不可多得的鲜活的教材”,不充分利用未免可惜,如果能让大家更充分的鉴赏伪科学的荒唐,不失为一件有利于科普的好事。以下【】中是我的点评。


不要让“伪科学”一词成为灭亡传统文化的借口
——恳请将“伪科学”一词剔除出科普法


“伪科学”一词的产生经历了复杂的历史过程。原本含义很明确就是指:伪造科技成果或剽窃他人成果。它确切的名称是学术不端行为。
【一上来就偷换概念。伪科学与学术不端行为是两码事。学术不端发生在科学内部(通常是隐蔽的行为),而伪科学却在科学之外(通常是明目张胆的)。伪科学最直白的定义就是,不是科学却自称科学,就是伪科学。余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判断某种说法是不是科学。也就是科学的划界问题。
科学划界问题在科学哲学领域已经有多年的研究,也得到了有益的成果,例如波普尔的可证伪性准则。但是对于不熟悉科学的人而言,这些高深的学问不易掌握,需要更简单实用的方法。多年研究伪科学的刘华杰博士认为“在现实中,这条界线是在社会学层面由科学共同体来决定的,只有科学共同体才有权对科学真伪进行判断。”更通俗(但不太严密)的说法就是:“科学家说是科学的就是科学”。这是一个非常通用的原则,市场上假冒产品的判别权总是属于真品的生产厂家。
对于是否科学的判断,还可以采用一种“程序正义”的方法。科学是人的游戏,游戏是由它的规则定义的。科学也有科学的游戏规则,不按照科学的游戏规则来玩,就不是科学。正如按照五子棋的规则下棋,玩的就是五子棋而不是围棋;象走日,马走田,玩的就不是象棋。科学的游戏规则很多,基本的程序是:科学成果主要表现为论文的形式,任何人完成科学研究,都可以写成论文向相应学科的专业杂志投稿,经过匿名评审达到一定水准,即获得采录刊载,供同行参考和验证。达不到该刊物的水准,论文被拒绝,可以再投其他杂志,而不应怀疑评审者“压制”。
如果结合“反伪科学”来考虑,那么值得一反的伪科学采用另一种定义更合适: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的定义,伪科学“指违背客观规律,冒充科学理论用以骗人的错误的知识体系。”这里突出的是一个“骗”字,在科学界内部行骗的是“学术不端”,冒充科学向公众行骗的是“伪科学”。】
然而时至今日(十几年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海外反华势力和国内某些学霸),原本他们背景不同、利益不同,现却殊途同归,假借批伪科学,打击的却是我国的传统文化以及扎根于传统文化深厚土壤上的挑战性的科技原创性成果和民间科学,在科学界大搞“文字狱”。
【指责他人“别有用心”,是“海外反华势力”或“学霸”,需要拿出证据,不能信口开河。拿不出证据还要给别人扣如此大的政治帽子,无限上纲,这是文革时期低水平大字报的典型笔法。
“批伪科学”与打击“我国的传统文化”风马牛不相及,因为“我国的传统文化”与行骗并无必然联系。当然,传统文化中也有糟粕,例如算命看风水之类的迷信活动,这些骗人玩意儿无论是否打着科学的旗号,都是必需反对的。至于“文字狱”更是荒唐,方舟子不过是一位自由撰稿人,何祚庥也没有判谁入狱的权利,判断伪科学也不会凭片言只语,而且那些伪科学也不在“科学界”之内,这“在科学界大搞‘文字狱’”从何说起?但是方舟子、何祚庥确实让“废伪”派感到压力。其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他们从不像“废伪”人士那样信口开河,而是言必有据,从而得到了科学界的赞同和支持。】
他们很多言行已经涉嫌人身迫害、名誉损害。他们一手炮制了“三大伪科学冤案”;
【“三大伪科学冤案”是谁“炮制”的?不是别人,正是主张“废伪”的“天地生人”伪科学讲座和一些缺乏起码科学素养的记者和编辑。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本来有些“民间科学家”自己闷头研究,即使研究错了也只是骗骗自己,并没有愿望或能力欺世盗名。偏偏就有一些毫无科学常识的记者,热衷于发掘“人咬狗”的新闻,把他们拉到大众传媒里,造成欺世盗名的事实,不可能不引起科学界的批评。而这些“废伪”人士又炮制出个“三大冤案”,一而再、再而三地让这些闹剧在公众瞩目的聚光灯下亮相,当事人想不吓人而不可得。】
他们将已故刘子华先生的八卦宇宙论在国际上取得的荣誉大加辱骂,极尽诽谤之能事;
【一篇文学院的博士论文,充斥着荒诞不经的歪理邪说,竟被吹捧为“在西方却是与哥白尼齐名的大科学家”,这不是太邪门了?如果是真的,历来重视爱国主义教育中国教科书为什么连一句也没有提到他?如此肆无忌惮的捏造国际荣誉,不是欺世盗名又是什么?还事物之本来面目与“辱骂”、“诽谤”毫不相干。】
他们利用特权排除异己,给原创性的全息生物学予灭顶之灾,最终导致张颖清的家破人亡。其中内幕似有太多不可见人的成份(在社会强烈要求下,事件始末至今仍未有任何披露)。
【“废伪”人士似乎患有选择性失明症。邹承鲁院士的文章《关于张颖清问题的情况说明》(http://scitech.people.com.cn/GB/25509/55787/74836/74845/5085218.html)已经把张颖清事件的来龙去脉交待的一清二楚,全部过程符合科学和行政程序,“事件始末至今仍未有任何披露”是一个惊人大胆的谣言。张颖清死于疾病,也证明他的“生物全息电图诊断仪”并不灵验。
当然,“不可见人的成份”也不是没有,例如张颖清在瑞典的演讲是如何组织起来的,那些“有希望得诺贝尔奖”的虚假报道是如何出笼的,“至今仍未有任何披露”。对于同为“三大冤案”中的蒋春暄和徐业林,我们还可以猜测他们原本可能并无骗人的主观故意,仅仅是自身科学水平不足而上了无良媒体的当。但是对于张颖清,这样的善意猜测不能成立,因为去瑞典演讲及其后续报道这件事除了主观故意的诈骗之外无法作其他解释。】
很多具有创新性的科学成果和学科在国内遭到了相同的打击。为天灾预测作出杰出理论和实际贡献的已故翁文波院士与为中国和世界解决粮食问题作出杰出贡献的袁隆平先生……由于尊重和出色地应用了东方科学思维,致使他们长期受到不公正的对待。翁文波院士天灾预测方法被攻击为“伪科学”。袁隆平先生当年在评选院士的问题上多次遭受到压制和中伤,要不是袁先生在国外取得引以自豪的成绩,再也压不住了,才最终授予了工程院院士。
【经网络检索,在袁隆平和翁文波的官方简历和他们自己的言论中,看不到与“东方科学思维”有什么关系,例如:(http://www.tsinghua.edu.cn/docsn/dag/rwzwy/ys175.htm)但是如果把这二人的名字加上“易经”进行检索,就会发现很多易经网站里的文章都在用他们的科学成就证明易经的伟大。这种造谣的方法很拙劣,正如在中成药里掺入伟哥,并不能证明伟哥的发明者受了“东方科学思维”的影响,反倒证明了原来的药如果不掺伟哥根本无效。】
而今更可恶的是他们将批“伪科学”的矛头集中指向汉字和中医:把汉字具有优越性的学术观点扣上“伪科学”的帽子;
【这又是拙劣的谣言。笔者本人就持“汉字具有优越性的学术观点”,而且用实验加以证实,至今未见任何人来扣“伪科学”的帽子。】
对中医搞出了一个取消中医的所谓万人(实为138人)大签名的哗众取宠闹剧,给国家主管部门施加压力。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如此说来,150人的签名不更是“哗众取宠闹剧,给国家主管部门施加压力。”吗?】
中华民族历经数千年的分分合合,人民倍受战乱之苦,其中更是经历了几次文化大浩劫,然而中华民族在磨难中却巍然屹立。她吸纳百家文化,有容乃大,更加熠熠生辉,其原由正是要归功于汉字和中医。汉字和中医正是传统文化最好依托,也是护卫中华文化的最后一道防线。一个民族能不能长存,一个国家能否长久保持独立,完全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传统文化。一个是基于文化之上的人民。两者缺一不可。
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早已超越了学术争论,这让我们想起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对华的《十条诫令》,其中提出对中国青少年进行“西化”和“分化”的具体要求,“要利用所有的资源,来破坏他们的传统价值”等[注1]。美国智囊库兰德公司提出对华战略分三步走。第一步就是要分化中国,“使中国的意识形态西方化,从而失去与美国对抗的可能性”
[注2]。
这是什么?文化殖民!企图亡我中华,而某些反伪斗士,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们即使不是亡我中华民族的主谋,也至少已沦为反华势力的“同谋者”。他们利用现在即使在学术界也在所难免的国内普遍存在的诚信危机、荣辱颠倒、黑白不分的社会问题:以剽窃、造假为荣,以认真做学问为耻的混乱现象;利用了某些人因对现状不满而是非不分的心态和国内对“科学”本身的定义混淆不清的情况,大搅混水。何祚庥院士甚至亲自挂帅筹建了所谓“科技打假基金”,“主要资助”穷凶极恶在中国制造三大伪科学冤案;恶毒污蔑攻击中医、周易等传统文化;扼杀挑战性科技成果;反对民间科学等,因而在法律面前连连受挫的美籍华人方舟子,为他进一步与中央提倡的弘扬传统文化、构建和谐社会、建立科技创新型国家的大政方针相对抗,与法律制裁相顽抗撑腰。以上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他们妄图消灭中国传统文化的目的是昭然若揭的。
设想一下,如持续这样西化、对中国传统文化这样妖魔化下去,那十几年后,中国年轻一代虽满口流利英文,却不了解本民族文化,他们甚至不知道中医是什么?认为自己的祖先都是愚昧无知的。那我们还拥有什么自己的文化呢?这绝不是耸人听闻。对待传统文化我们能否继承,又如何继承的问题已经到了生死关头。
此时此刻,已到了国难当头的时候。我们要以此文警示国人,不要上了“温水煮青蛙”的圈套。当我们享受着西方物质文明成果的时候,不能忘却了自己作为中国人的起码责任。传统文化不存,我们将以何面目面对祖先,又以何力量支撑中华民族的复兴和长存?
【看了这三大段充斥着扣帽子、打棍子、无限上纲、危言耸听的鬼话,仿佛又回到了文革时期。不过其中的“扼杀挑战性科技成果;反对民间科学”的罪名又让我回忆起更为久远的大跃进时期。其实那年代不只有打麻雀和大炼钢铁,还有全民搞科研的热潮,王小波对此有一点描述:
“按照许悼云教授的意见,中国人在科学面前,很容易失去平常心。科学本身太过深奥,这是原因之一。民族主义是另一个原因。假设特异功能或是生命科学是外国人发明的,到中国来表演,相信此时它已深深淹没在唾液和粘痰的海洋里。众所周知,现代科学发祥于外国,中国人搞科学,是按洋人发明的规则去比赛规定动作。很多人急于发明新东西,为民族争光。在急迫的心情下,就大胆创新,打破常规,创造奇迹。举例来说,五八年大跃进时就发明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一样,上点岁数的都记得:一根铁管,一头拍扁后,做成单簧管的样子,用一片刀片做簧片。他们说,冷水从中通过,就可以变成热水,彻底打破热力学第二定律。这种东西叫做“超声波”,被大量制造,下在澡堂的池子里。据我所见,它除了割破洗澡者的屁股,别无功能;我还见到一个人的脚筋被割断,不知他现在怎样了。“特异功能”、“生命科学”就是九十年代的“超声波”。“超声波”的发明者是谁,现在已经不可考,但我建议大家记下现在这些名字,同时也建议一切人:为了让自己的儿女有脸做人,尽量不要当骗子。很显然,这种发明创造,丝毫也不能为民族争光,只是给大家丢丑,所以让那些假发明的责任者溜掉有点不公道。我还建议大家时时想到:整个人类是一个物种,科学是全人类的事业,它的成就不能为民族所专有,所以它是全人类的光荣;这样就能有一些平常心。有了平常心,也就不容易被人骗。”
我记得在1958年轰轰烈烈大搞科技的群众运动中,有一位不肯跟风的老教授说过一句“泼冷水”的话:“要到前线去打仗,不要在后方捣乱。”士兵只有到了前线才能杀敌,在后方呆着连敌人的面都见不到,只能打死老虎。科学创新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工作,连巨人膝盖还没爬到的人不可能比巨人高。可以断言,这封信的150名签名的“学者”中没有一个可能做出“挑战性的科技原创性成果”,因为他们不具备从事科学活动的起码能力:区别事实与谎言。
历史总在前进,骗术却经常重复。21世纪的“超声波”仍是在“彻底打破热力学第二定律”。论起获得诺贝尔奖的可能性,如果“无偏二极管”是真的,那成就将远远超过任何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即使说他是“人类大救星”也不为过。可惜,天上掉馅饼的事不那么容易发生,而割破屁股的事倒是不稀奇的。】
至此我们向社会及相关部门提出三点恳请:第一,恳请学术界相关部门组织掀起大讨论,正本清源,彻底搞清“科学”的定义;
【这里“恳请”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各门学科之中,只有数学中定义比较明确,因为数学的证明需要从定义出发,其他学科中只要求概念清楚即可,对定义并不那么在意。例如在建筑学中,“门”被定义为“使两部分建筑空间既相联系又相隔离的建筑构件。”这种定义还不如直接说“门”来得明白,所以没什么大用处。有些概念十分复杂多面,简短的“定义”难免挂一漏万,例如“人”和“科学”。有些则过于基础,找不到支撑它的东西,例如“大”、“小”、“左”、“右”。这些都是难以定义却并不影响使用的概念。所以认为定义很重要的想法是非常幼稚的。
听过这样一个故事:
在一个生物学的学会上,有个硕士生专门提各种怪问题,让演讲的学者十分头疼。正赶上一位学界的泰斗演讲后,这位硕士生问道:“生命的定义是什么?”泰斗回答:“不知道。”泰斗敢于回答“不知道”,就因为他知道,无论你给生命下个什么定义,都是可以挑出毛病来的。而不知道生命定义的人,照样可以当生物学的泰斗。
古希腊人给“人”下了个定义:“没有羽毛的二足动物”,立马就有人拿了一只褪了毛的鸡问他:“这是人吗。”。“废伪”人士宣扬“定义万能论”,目的是让大家陷入无休止、无意义的争论,不再关注现实,以便让伪科学暗度陈仓。】
成立专门的调查小组彻底查清张颖清之死的真相;
【不必成立什么“调查小组”,派一个人去查查他的病历就知道了。】
第二,恳请学术界的老专家、老学者和有关领导在“科学”与“伪科学”的定义讨论清楚取得共识前,谨慎使用“伪科学”一词,以免被某些居心叵测的人所利用;
【“科学”的定义虽然复杂,“伪科学”的定义字典上已经很清楚了:“指违背客观规律,冒充科学理论用以骗人的错误的知识体系。”“共识”早已存在,使用也已经十分“谨慎”,至今尚未发现“冤案”。所谓“三大冤案”一个也不冤。为伪科学喊冤的人才真的是“居心叵测”。】
第三,鉴于“伪科学”一词已成为挥向扎根传统文化的科技原始创新成果头上的大棒和灭亡中国传统文化的借口。恳请将“伪科学”一词剔除出科普法,以维护科普法的尊严。
【所谓反对“伪科学”能“灭亡中国传统文化”之说,好像中国传统文化除了用来搞伪科学没有其他用处,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污蔑,十分荒唐。
以为只要将“伪科学”一词剔除出科普法,骗子们就可以畅行无阻,实属一厢情愿。隔壁的孩子每当大人说要打屁股,就把背靠在墙上大喊“没有屁股!”让人忍俊不禁。“废伪”人士的“恳请”也有相同效果,就算你们立法把“伪科学”算成禁用词汇,还能挡住别人说你们是骗子?没有屁股了打耳光更疼,到时候是否还要发动签名信,“恳请”从《刑法》中删除“诈骗罪”?那时候签名人的会更多吧。】
我们希望更多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加入到我们这一恳请活动当中来。
【终于有了一个150人的名单,够人们娱乐一阵子的了。】


[注1]金鑫、徐晓萍,《中国问题报告:新世纪中国面临的严峻挑战》,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第71页。
[注2]“美中情局对付中国的《十条诫令》:鼓励性滥交”,《河北日报》,http//cul.news.tom.com,2005年9月1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